佛陀以何因缘制定酒戒

佛陀以何因缘制定酒戒

佛陀以何因缘制定酒戒?(资料图)

《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》:

长老莎伽陀能降恶龙,折伏令善,诸人及鸟兽得到龙宫,秋谷熟时不复破伤。因长老伽莎陀名声流布,诸人皆作食传请之。是中有一贫女人信敬,请长老莎伽陀,莎伽陀默然受已,是女人为办名酥乳糜,受而食之。女人思惟:「是沙门啖是名酥乳糜或当冷发。」便取似水色酒持与。是莎伽陀不看饮。饮已,为说法便去,过向寺中。尔时间酒势便发,近寺门边倒地,僧伽梨衣等、漉水囊、钵、杖、油囊、革屣、针筒各在一处,身在一处,醉无所觉。

尔时佛与阿难游行到是处,佛见是比丘,知而故问:「阿难!此是何人?」答言:「世尊!此是长老莎伽陀。」佛即语阿难,是处为我敷座床,办水,集僧。阿难受教,即敷座床,办水集僧已,往白佛言:「世尊!我已敷床,办水,集僧。」佛自知时,佛即洗足坐,问诸比丘:「曾见闻有龙,名庵婆罗提陀,凶暴恶害,先无有人到其住处,象、马、牛、羊、驴、骡、驼驼无能到者,乃至诸鸟无敢过上,秋谷熟时,破灭诸谷。善男子!莎伽陀能折伏令善,今诸人及鸟兽得到泉上。」

是时众中有见者言:「见,世尊!」闻者言:「闻,世尊!」佛语比丘:「于汝意云何,此善男子莎伽陀,今能折伏虾蟆不?」答言:「不能。世尊!」佛言:「圣人饮酒尚如是失,何况俗凡夫如是过罪!若过是罪,皆由饮酒故。从今日若言我是佛弟子者,不得饮酒,乃至小草头一滴,亦不得饮。」

佛种种呵责饮酒过失已,告诸比丘:「优婆塞不得饮酒者,有二种,谷酒、木酒。木酒者,或用根茎叶花果,用种种子、诸药草杂作酒,酒色、酒香、酒味,饮能醉人,是名为酒。若优婆塞尝咽者,亦名为饮,犯罪。若饮谷酒,咽咽犯罪;若饮酢酒,随咽咽犯;若饮甜酒,随咽咽犯。若啖麴能醉者,随咽咽犯;若啖酒糟,随咽咽犯;若饮酒淀,随咽咽犯;若饮似酒色、酒香、酒味,能令人醉者,随咽咽犯。若但作酒色,无酒香、无酒味,不能醉人及余,饮皆不犯。」

参考译文:

长老莎伽陀,能降伏恶龙令他向善,人们和鸟兽都可以出入龙宫,秋天稻穀成熟的时候,龙不再去破坏损伤。因为长老莎伽陀的名声广为流传,长老所到之处大家都準备食物传请长老接受供养。这其中有一个贫穷的女人,以信心恭敬邀请长老去她家里应供。莎伽陀默然接受了邀请。这个女人于是为此而做酥油乳糜。长老接受供养吃了食物。女人想到:「这位出家人吃了这些酥油乳糜,可能会因此而发寒。」于是就取出跟水一样无色透明的酒拿给莎伽陀,长老没看就喝了,喝完之后为女人说法,然后就离开了。长老回寺的路上,那时候酒力就发作了,快到寺门时长老倒在了地上。大衣等僧服、滤水囊、钵、禅杖、油囊、草鞋、针筒各自散落在一边,身体躺在地上另一边,沉醉无知觉。

这时候佛和阿难游访到这里,佛看到这位比丘,虽然知道还是故意问阿难:「这人是谁啊?」阿难回答说:「世尊,这是长老莎伽陀」。佛就对阿难说:「在这个地方,为我安置床坐,準备水,召集僧众」。阿难听从世尊嘱咐,就安置床坐,準备了水,召集好僧众,然后去向佛回秉说:「世尊,我已经安置了床坐,準备好水,召集好了僧众。」佛自然知道这正是时机(教导僧众制酒戒)。佛就洗好脚坐下。问比丘们说:「曾经听说有龙叫做庵婆罗提陀,兇横霸道为害,起先没有人可以到达他的住处,象、马、牛、羊、驴、骡、骆驼也没有能接近的,甚至鸟也不可以飞过它地盘上空,秋天稻穀成熟时节,它就破毁穀物。善男子莎伽陀,能够使龙折服向善,如今,人们和鸟兽都可以到龙住处的泉水那儿去。」这时候大众中,有见过此事的都回答说:「世尊,我看到过」,听说过这件事的人都说:「世尊,我听说过。」佛对比丘们说:「那幺你们怎幺想呢?这位善男子莎伽陀,他现在能折伏蛤蟆幺?」大家回答说:「不能,世尊。」

佛说:「圣人喝酒尚且有这样的过失,何况世俗凡夫,这样会犯下罪过。如果犯了这些罪过,都是由于喝酒的缘故。从今天起,如果有人自称『我是佛弟子』的,都不许喝酒,哪怕是小草尖上所沾的一滴,也不许喝。」佛种种呵斥责备饮酒的过失之后,告诉比丘们:优婆塞不许饮的酒有两种:粮食酒和植物酒。植物酒:是指若用植物的根、茎、叶、花、果酿酒,用各种植物种子,以及果实与草本植物混和酿酒,具有酒的色泽、酒的香气、酒的味道,喝了能使人醉的,这叫做酒。如果优婆塞品尝吞咽,也算是喝酒,犯罪。如果喝粮食酒,随着咽下喉咙就犯戒。如果喝酸酒,随着咽下喉咙就犯戒。如果喝甜酒,随着咽下喉咙就犯戒。如果吃酒麴也能醉的人,随着咽下喉咙就犯戒。如果喝烧酒,随着咽下喉咙就犯戒。如果是喝酒渣,随着咽下喉咙就犯戒。如果是喝具有类似酒的色泽、酒的香气、酒的味道,喝了能使人醉的饮料,随着咽下喉咙就犯戒。如果只是具有酒的色泽,没有酒的香气、酒的味道,不能醉人的,以及其它饮料,喝了都不犯戒律。

相关推荐